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躲在一朵花的背後,假裝不孤獨

時光,碎了。
  碎成一片片的雪羽,在這個冬季。
  我,躲在一朵花的背後,假裝不孤獨……
  ——題記
  
  【一】
  這個冬,扯著一片冰淩,揮灑一地,雪羽的心思。踏進,便凍住了步履,瘦弱的肩膀,輕輕抖落,一份冰清的愁緒。
  昨晚,飲著午夜的薄涼,便酒醉了,那一刻,最清醒的一種感覺,便是,夜風,真的好冷。
  抱緊雙肩,給自己聚攏一些薄薄的溫暖,這個冬季,註定是孑然的影子,那麼,就留存一些記憶的溫暖,陪我過冬。
  不喜歡醉酒的自己,那一刻,努力的讓自己保持一種優雅的姿態,在別人面前,醉酒,只會讓心底最真實最狼狽的情感,暴露無遺。猶如,寒夜裏,一枚瑟瑟發抖的心情,被一種平靜的面孔掩蓋。
  其實,這個冬,只是穿了快樂的外衣。
  不說,只是緘默。因為,擺在面前的生活,容不得半點的停歇和駐足。就如深秋,綻開在霜露濃深裏的野菊,頂著寒霜,不得不綻放,那是季節饋贈的無奈和滄桑哦!
  花開清香秋深處,任時光飛走。讓一縷清香,記住,璀璨而短暫的一生,留給冬一個思考的,背影。
  給自己一個約定,你不在的時刻,不讓酒精麻木自己的靈魂,保持一枚清醒,在午夜,在每一個晨起。哪怕,風兒扯緊肩上霜花,把一縷滄桑,抖落一徑。
  時光,在凝眸中,碎了。
  每一個片段,都是雪羽的冰清,枕一瓣入眠。
  我,躲在一朵冰花的背後,假裝,不孤獨。
  
  【二】
  站在冬季,留戀,深秋的楓紅。
  季節打馬走過,我,便固執的捂緊雙眼,不看,那些漸漸模糊的影子,離我越來越遠。
  折一枝柳,給你,讓目光閱讀,你眉間的故事。誰,在這時光裏,路過你的心?
  這一路的寂寞,編織成畫,黑白底色,是生活饋贈的冷漠。你一杯傷感的咖啡,苦了這味覺,用一個季度的時間,慢飲,你,把堅持曆練的熟稔。
  躲在目光的後面,細讀,你的故事,每一道折痕,都洇滿了一種苦澀,你問,這是生活的味道嗎?這是愛的感覺嗎?
  我,沉默,面對這些無解的題序,最好的答案,就是平靜下的沉默。這樣的心路,我剛剛走過,其實,每日的淡定和沉靜,都是疼痛後的淡薄,看開了,便就沒有糾結可言,沒有痛苦的掙扎了。
  只是,這些成熟和穩重,是疼痛磨礪出來的,一些安靜,一些恬然的平淡,都是,疼痛過後的釋然。
  喜歡上,一切都讓疼痛磨礪。
  你我看開了這浮生,就好。
  能用一箋雪白,記錄走過的光陰,也算是一種溫馨的幸福吧。
  你說呢?
  
  【三】
  疊起,厚厚的記憶,鋪展在你的眸底,能否暖熱冬季的寒夜?
  若是,那就在今夜,停下筆,聆聽一場冰花融化的痕跡。只是,你別走近,我亦在視線之外,共看這一方冷寒,碎開的璀璨。
  這一行行的文字,都把每個故事典藏,一點溫馨,如墨,那些文字的相遇,都是一次一次真誠的對接,不會謊言的文字,都已經把故事裏的溫情,都備了份。
  這個飄雪的冬季有了你,融化冰寒的溫情,便不再感覺到寒冷,只是,季節之外的光陰,把流水年華,悄悄偷走,只留下,一地詩箋的淚痕。
  起風了,擱筆的這一刻。
  再一次,盈握一杯咖啡,細品人生的冷暖。哪年的窗前,還在微啟一扇心門,等待春來?
  歲月之薄上,加進濃濃的一墨暗香,每一粒,都有你拂袖滄海的痕跡和腳印。
  走遠,或消失,真的太平淡,這浮生,抵不過一粒微塵。我怎能,讓這一季的冬寒,把曾經冰封?即便,孤獨的躲在時光背後,悄悄的默念。
  秀一段美麗,把逝去的流年祭奠,每一個轉角的邂逅,都會讓文字在指尖舞起,短暫的一次邂逅,便豐腴了這人生。把這一路的無數偶然,串接,成為一枚隨風搖曳的風鈴,送走,這些遠離的身影。
  溫習一個人的夜。
  給你,一個回眸的時間,把曾經撿起。依然,做一粒輕至無痕的微塵,躲在一隅,用孤獨詮釋著,一朵冰花背後的故事。
  慢慢的,把時光,憶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