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心靈之約

曾有人問我:四年的校園生活,除了求知,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我毫不猶豫地暢然答道:是得到了一個女孩子的理解與信任。神情頗為自得。
  
  其實,這樣的回答並不完美,但我實在也找不出恰當的言詞來形容這種深厚的感情。
  
  你能不能把兄妹之情淋漓盡致地一下子表述出來?
  
  ——你當然不能。世界上絕沒有任何一位作家,單憑隻言片語就能表達出這種情感的醇濃。
  
  所以,我的回答連自己都不能滿意,你又怎能體驗到這種心情?
  
  二
  
  一個名叫小藍的女孩子,在我的校園生活中佔據了極重要的位置。
  
  活潑、純潔、良善,這樣的一個女孩如果喊你聲“哥哥”,你有什麼樣的感覺?是不是覺得很幸福?
  
  幸福的時候總喜歡把這灣心情輕柔地流出心裏,淌在紙上,然後默默地讀著,讓它再緩緩地流回心裏。反反復複,映成心中的彩虹。
  
  但我不敢。每每提起筆來,耳邊就會響起畢業越來越近的腳步聲,總覺得筆是那樣的沉重,紙是那樣的空茫,眼是那樣的迷離,心是那樣的感傷。寫下幸福的同時,有一種悵然也於心中悄然漫延,提筆的手在歎息中總是無力地垂下。
  
  但今天我已不能不執著地握緊筆,回憶一份歡樂,面對一片淒然。
  
  ——因為,我即將畢業。
  
  三
  
  如果說人生是一幅畫,而事業和家庭是它的底蘊,那麼人與人之間的相識、相知便塗成了它絢麗的色彩。
  
  如果沒有一些美麗的邂逅,那麼人生的畫面就失卻了顏色。
  
  沒有顏色的畫,你見過沒有?
  
  所以我向友人斷言,即使你在這世上往返千年也絕不會有那種驚鴻一瞥的詫異:這幅畫怎麼沒有顏色?
  
  冥冥中總覺得與小藍的相識並非偶然,就像是早已有了心靈之約。否則,為何初次見面就產生一種似曾相識的親切感?
  
  也許,正是這種親切感,引我們走到一起來,收穫著大把大把的理解與信任。然而,正是這種相知,在畢業的無奈中摻雜了絲絲感傷。
  
  突然想:是不是幾年相知的本身就已註定了明天的那場別離?
  
  四
  
  只有用你的全部愛去對待人生,人生才會向你奉獻出她的全部真誠。
  
  同樣,只有用你的全部真誠去對待感情,感情才會讓你領略到她的全部內涵。
  
  小藍的真誠讓我感動。她以妹妹的嬌憨和對兄長般的信賴使我感到生活是如此美好,心情是那樣舒暢。
  
  是啊,飄泊異鄉的遊子,能夠擁有一份兄妹般的溫情,無論如何都是一件值得慶倖和自豪的事情。
  
  每每寂寞的時候,總會想到小藍,希望她能立刻推門而入,暢然伴我。真的,她真的能讀懂我的心情,揮走我的寂寞。
  
  但我孤獨的時候實在很多。茫茫人海,誰是知音?
  
  於是,我又想起了祥子。雖然她是我極信賴的朋友,但她的勤奮上進與我的寂寞頹廢,她獨有的堅強和我特有的隨意所形成的反差使我覺得祥子似乎並不能透徹地瞭解我的心情。所以,即使在人群裏,我也時常感到自己正獨立荒原。
  
  即便是一奶同胞的妹妹,也不可能時時在你的身邊。她還有她自己的事。這一點,我無法苛求。
  
  所以,有些時候,我只能直面寂寞,默默承受。
  
  不知小藍是否仍能理解我的這種心情?
  
  五
  
  知心朋友之間,最讓我受不了的就是過於客套。
  
  雖然,有些時候,“客套”一些是不可少的,但事事客氣,那和陌路人又有何分別呢?
  
  小藍當然沒有讓我產生這種感覺!短短幾天,我們的眸中便盈滿了理解與信任,小藍便常常不是很客套了。她以妹妹的姿態跳躍在我的眼裏,活潑可愛,刁蠻狡黠。
  
  如果一個女孩子開始跟你“不客氣”,那通常只說明了一個問題:就是她已把你當作真正的知音。
  
  每當這個時候,我便有了一種歸家的感覺,有了一份做哥哥的溫暖,常常呆立半晌,眼裏閃現出霧一樣的柔情。
  
  如果是你,你希不希望自己的妹妹跟你客客氣氣的,似保持著一段距離?
  
  六
  
  異地他鄉,有一位善解人意的女孩,在別人羡慕或是嫉妒的目光裏,和你同享歡樂,共擔憂愁,是不是很幸運?
  
  所以,我常常默默感謝幸運之神的齎賜,同時也加倍珍惜這份擁有。
  
  “只有在失去的時候才懂得珍惜”,這句從千萬人口裏吐出的無奈促我猛醒,我絕不可以重蹈覆轍。
  
  當我用豐富的感情去體驗這種幸福,以久孕的熱情去擁抱這份陶醉的時候,也得到了一份豐厚的回報。小藍以她的溫柔體貼、活潑真純使我的生活空間變得五彩繽紛,燦若晨星。
  
  多年以後,與小藍的一點一滴的往事,定然仍是清晰如昨。
  
  實際上,有些時候,每多一份真摯,便更添一分離愁。可世界上又有誰能夠為了減一分離愁,而捨棄一份真摯,拋卻一段擁有?
  
  七
  
  當寫下上面這些文字的時候,一摞摞往事從心中逐頁翻過,詳細而深刻。幸福和歡樂的背後總有幾個美麗動人的故事。
  
  那麼,感慨與悵憂的背後應該是什麼呢?
  
  ——是的,正是即將面臨的這場別離。
  
  既有相聚,終有別離,但為什麼一旦離別,卻不一定會有相聚?這個道理,誰能說得清?
  
  明天,我將背起行囊,默默地消逝。沒有人送我。我不想讓人看到我淚眼朦朧的狼狽。
  
  既然朋友們都冠我以樂觀,那麼我就繼續笑吧。我會預支多年的快樂來回報我的朋友。
  
  人在天涯的遊子呵,你何時才能展露你久違的笑容?
  
  小藍、小藍,你這次是真的不會瞭解我的這種心情了。不過我知道,終有一天,你會明白的,就如從前一樣。
  
  因為,你永遠都不會讓我失望的。
  
  是不是?
返回列表